默璋

看到我头上绿油油的瓜皮了么?
那是我的本体
写文?不存在的。
习惯在死线开脑洞
只有脑洞没有文
看到我其实可以叫我去填坑的,
我会去写手稿的。
没错
没有电子版

安多洛斯的晨曦 第四章

“不是这样的,我和希娜只是普通的契约者关系。我喜欢的人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过世了,而我不会忘记他。”(“契约者”用古咒文说出)特尔纳在节奏的敲击声中慢慢说,他的眼里有着追忆和仰慕。

希尔一时失言,沉默片刻:“抱歉,我不该随便乱说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奇特生物?!他们不应该被烧死么?哦对,“他”已经过世了所以他不会被烧死,不过东方会视同性恋为异端么?她胡思乱想着,左手拿过了那柄短剑下意识的想要别在腰上。

  “刺啦。”

  无鞘的剑干脆利落地切开了没有腰封的西方小裙子,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希尔完全没有划伤自己,尽管它已经贴肉了。

  冬天还是很冷的,虽然旁边就是火炉,更别提那金属的剑直接碰到肉的感觉有多冰。这个变故让希尔一下子回过神,下一瞬就把剑重新抽出来,但衣料上已经张开了两个口子。她十分迅速的用右手捏起裙子避免走光,然后注意到特尔纳站到了她的右后方,用背挡住了她。

“你能不能长点心?”(中文)特尔纳背对着希尔嘀咕了一句,希尔没有听清也听不懂,但是她直觉不是什么好话。

希尔觉得今天真是诸事不顺,早知就把斗篷带上了,至少还可以遮一下,现在这样子真的一点都不好看,等等出去后还会冷。她在自尊心和保暖之间挣扎了一下,捏着皱巴巴的衣服转向了平太太,问她借了一件灰扑扑的外套。平太太把外套交给希尔的时候注意到了希尔左手的那柄剑:“这把剑是您的?做工十分精致的东方剑呢,和您十分相称啊。不过这个金属我也没有见过,可能没法在这里修理呢。”希尔点头,眼角瞥向那边的特尔纳。特尔纳已经转过来,摊开双手做了个口型:“我也不知道。”

这不是你的剑么…

也许真的不是他的剑。希尔边披上对她而言过于大的外套边仔细查看这柄剑。这剑短且细,但是无论是姐姐说的还是特尔纳的着装都表示他是使用长剑的。剑柄上隐隐的华丽雕花和剑身银白错落的纹路,还有它几乎不被使用,都好像在说这是柄装饰意义远大于实际用途的剑,它的上个主人是个闷骚,而特尔纳更像是实用主义者。唯一接触过的冷兵器是菜刀且对非魔导金属一无所知的希尔毫不留情的给了评价。

“好了!”洪钟般的声音终止敲击声,特尔纳不再注意希尔而去到了平叔那里,去等待剑的最终修理。希尔扯了扯遮住腿的外套,探头往那边,看到火映着通红的炉子忽然就失去了兴趣。

希尔把落到脸边的几缕头发编成辫子,却没有带皮筋就又松开了。她有点不耐烦的回过头,刚好看到特尔纳用布把剑绑好,只露出剑把和剑镦,然后背上。希尔对特尔纳的好感度突然就上升了。

短剑又递回给特尔纳,希尔一脸你的东西你收好:“走吧,去我家。”


flag...不存在的x

安多洛斯的晨曦 第三章

  “给。”门口的男子走进来,手上是一柄短剑,磨得闪闪发光的剑刃像是从未使用过一般。他把短剑给了希尔。

  希尔一下子就炸了:“你是什么意思?”希尔是真的生气了,声音清冷的,给热火朝天的铁匠铺里降温。

  “我叫特尔纳…这把剑本来就是你的,希尔。你的姐姐和我说起过你。”特尔纳没有对希尔的发火做出什么应对,看出来了希尔在生气,先行解释,“恩,如果不信的话,那就当是初次见面的见面礼吧。”

  希尔有点不太相信,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希尔想:“无事献殷勤,这人是干什么的!可能是,其他的些什么…”希娜把希尔保护的很好,也会告诉她外面的世界有可怕的人。希尔则满足一句话“平静的人生渴望白兰地”,又是12岁对世界不满的年龄,经常幻想不靠谱的事情。所以现在特尔纳就列入她的警惕名单了。

  希尔没有伸手去接那柄短剑,虽然它看起来无害又亲切,她问:“为什么姐姐会告诉你我的名字?”咄咄逼人的小女孩一点也不可爱。希尔回忆姐姐说过的话:有些魔药师可以把没有魔法波动的魔药抹在其他物品上,让那些物品有可怕的能力,然后借此来诱拐小孩。还有些人,他们冒充亲人的朋友来带走长得漂亮的小孩,然后卖了换钱。希尔觉得自己虽然不会乖乖让人卖了,但是也自诩是长得漂亮的小孩,严格遵守与姐姐定下的天黑后不出门的条约。

  特尔纳的年龄比希尔大了好几轮,一看到把脸绷的紧紧的希尔就差不多猜出她在想什么了,他没忍住,笑了:“这是我和你姐姐定下契约的标志。”说着把右手的袖子拉到上臂,露出肘关节上缓缓盛开的兰花。白色的魔力流淌,那朵兰花像是从手臂上生长出来一样,在空气中轻轻摇晃。希尔一惊,这是纯粹的白炎,只有契约者才有,或者是…特尔纳是姐姐要接的,后者可以排除,那他说的话就十分可信了。

  希尔抿唇:“好吧,我相信你。但是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严肃的小脸看不出这人已经不生气了。

  “你姐姐最喜欢你了,在和我旅行的时候,她天天说起你,我当然知道你。”

  内心戏十足的希尔一下子就炸了,直接叫了出来:“???姐姐喜欢我我知道,但是旅行?!什么时候!还天天!很久吗?!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姐姐要被这个东方男人抢走了!!!

  “吵!”还在修剑的平叔回头一吼,用力一敲“嗙”的一声重响。平太太也发现异样,赶紧过来:“如果有什么事去外面吵吧!这里还是要做生意的!”

  特尔纳不好解释,毕竟希尔有一个一无所知的六年。希尔压低声音:“你别想通过我攻略我姐姐!”特尔纳无语: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差的有点远啊!

安多洛斯的晨曦 第二章

   这是个有太阳的冬日,远处时不时传来一声鸟鸣。厚底靴碾在沙路上的脚步声在这薄雾渐消的林间格外明显。希尔手一挥,仿佛想要做个什么动作,“不能使用魔力哦”,又收了回去。枯燥的路途,什么都没有。路边的树都是半秃的,只有灌木丛还有着绿色。小小的金发少女走在枯黄和深绿中,阳光拂过她披散着的发尾,向往明亮的小精灵在枯枝里悄悄探头。“嗨!”希尔开心的打了声招呼,小精灵们像是被吓到一般消失在了枝丫里。

   无关善恶,作为同样使用魔法的生物,希尔是神所选择的火源魔女,等级要高于这些小精灵,希娜更是经常把他们当做仆人来使唤。但精灵们不喜欢想要和他们亲近的希尔,相对于希尔,他们更喜欢希娜。

  “啧。”希尔看着空空的道路,瘪了瘪嘴,不停留的向前走。在她走后,窃笑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轻轻回荡。

  希尔停在入镇口,捧了捧头发,想去哪里找人。问人的话,首先应该是去驿站,但是那个人是今天才到,还没有住下来。其次是酒馆,但是大白天的...还有,姐姐说他是背着剑,武者的话,长途旅行后,去铁匠铺修理武器才是最有可能的。我真是太聪明了!希尔洋洋得意的想,径直走向镇上唯一一家铁匠铺。

  “希尔小姐,早上好啊!”“早上好,希尔小姐。”“早上好!”希尔边与来来往往的人们打招呼,一边往铁匠铺走。还未走到,就看见一个身着轻甲的人,轻靠在铁匠铺门边,眼睛半眯。他仿佛感受到了视线,看了过来。他不仅头发和眼睛都是黑的,他的肤色也是深色的。他五官真的和镇子上其他的人很不一样,眼眶没有那么深,鼻梁也没有那么高。

  他很温和的向希尔笑了下,黑色的眼睛里并没有多少对陌生人的冷意,说:“我的剑还在修理,等一阵子可以吗?”声音沉稳柔和,还有口音。

希尔莫名的有点生气,我还没说话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接你的?她也笑笑:“您认错人了吧?我是来找铁匠铺拿东西的。”然后绕过这个人走进铁匠铺,在热浪和铁锤敲击金属的声音中在店内大喊:“平叔!我们家上次定的那柄园艺剪刀做好了吗?”

店里正在奋力打铁的平叔头也不抬,是站在柜台那里的平太太回话:“没有!早着呢!这才几天啊!希尔小姐,你们那个又不急,你过一周再来吧!”平太太说完后就接着收拾柜台去了。

希尔又不爽了,什么叫做我又不急,我明明更早的来定的!她明白不应该发脾气,当时本来就说剪刀要两周,而且武者的武器修理的确比较重要,但是她就是不开心。希尔绷着脸,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待在里面干等也没有什么意思,反正拿不到东西,还占了人家做生意的地方,直接出去和那个人说“我是来接你的”又落了面子。场面真是尴尬至极。




结尾觉得处理的有点不好,我回去再想想吧

杂乱的设定们

啊哈哈哈开心。超级开心!

先说下古风随笔的设定吧。本来!对是本来!想写一个日常的。本来设定是一个山庄的庄主的女儿,也是山庄的大师姐,和庄主的一名弟子,在山庄覆灭之夜成功出逃。山庄覆灭原因是:被怀疑与某神兵秘宝有联系,有其他人想要这些东西。山庄就被联合灭门。
  该文一开始没有剧情,后来想弄剧情。“我”的身份就变成未定了,只能确定的是“出逃到现在”都和大师姐在一起。当然一开始弄剧情的时候是想黑的,什么“敌方卧底,想要拿到信任再夺走秘宝啊”这种。但是最后思考再三,还是算了。虐文那么多,不缺这一篇,还是来点轻松的日常吧。
  所以现在的主线是:两人偶尔会想起过去的日子,和覆灭时的恐惧,但也在相互扶持中重新站立起来。安于在乡下无人打扰处生活,慢慢走出过去的繁华与阴影。秘宝存在与否都不重要,没人再有拿出它去复仇的愤恨。也许多年后,他们会重出江湖,但那时,他们和覆灭的山庄和秘宝再无纠葛,成为侠者,自得于天地间。

  为什么说是杂谈呢?因为还有一丢丢安多洛斯的晨曦的设定,那个单独列一章有点太多了。

  关于希尔和希娜家的设定。三层的小楼,第三层是阁楼,第二层的走廊对着第一层的客厅。
  书房详细设定:其实是单独隔离出来的一栋圆形耳楼,只能从第二层进入,然后通过楼梯下到一楼(不会画画的我哇的就哭了,没法表达那种感觉)。就是太阳光从屋顶流入,直射到房子正中的圆形书桌上,四周的墙壁上全部都是书。楼梯是环形的一圈一圈的盘延而上,楼梯是刻了咒文的木板,插入一层层的书之间,看起来特别危险。就是有多少层书就有多少层木板,木板上的咒文使木板可动,稳定承重,保护上面的人不会摔下去,还牵扯房上流入的阳光到达每块木板上,夜晚还能自亮。
  然后客厅详设:客厅的从二楼到一楼的楼梯是滑梯,没有向上的楼梯,但是有蹦床。
  其他的地方我不设了,又不是室内设计专业的。设定就是:反正能住人,住的很舒服!还有全家只有她们两个,没有仆人(有魔法要什么仆人)。
  房子在一个不大的庄园里,庄园前面的路是通山里和镇子的。庄园靠路的一片是半开放的,希娜允许赶路的旅者在那里休息,只要收拾干净就好了。
  房子和镇子的距离,走路30分钟。镇子也是个很小的小镇,希娜某种意义上是镇子的守护人(只有镇长知道希娜的身份,其他人只知道希娜是魔法师),所以她们姐妹在镇子上都备受尊重。

古风随笔5

这是第三次写它了,前两次我都“中道崩殂”了。还有,晚风吹多了是会头疼的。七夕我也没有糖啊。

  安静。
  我和师姐都很安静的坐在院子里乘凉,和一堆还没收的衣服一起。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几乎躺着乞巧的人,实属罕闻,随她去吧。
  月亮被一层薄云遮了,耳边传来低低的叹息声,她应该是想起以前的和大家一起“拜织女”的时候了吧。不过那个我从来都不参加。现在大家都不在了,只有我们两个默默的对着并不算晴朗的天空过这个乞巧节。
  搬出的案几上的点心几乎没有动,大师姐双目放空遥望天际。
  “现在,他们应该都转世了吧。”她低语。
  我:“不知道,应该都会有个好人家吧,毕竟都是...”
  “死于飞来横祸,自己没有做坏事么?他们,真的不会恨我么?不会来找我么?”这人真是,每逢佳节倍爱胡思乱想。
  “听说鬼什么都知道,他们知道我们是没有劳什子神兵秘宝,知道都是那群财迷了眼的东西的错,不会怪我们的。”是了,我们什么都没有,现在更是只有彼此了。
  笑声。沉沉的笑声。遮月的云慢慢流走,淡淡的月光撒在身边。我没有看师姐,或者说庄主的表情,因为我此时的表情也应该不太正常。
  一切秘密,都瞒不过天地的。在这七夕的晚上,没有什么会透露出来。
  “啊~呀!”师姐坐起,一把抓过案几上的巧果,嘎吱嘎吱的嚼起来,含糊的说:“嘿那两个蜘蛛你分别放进两个盒子里了么?!”
  “那个要自己放才对吧!”
  “那我们来比穿针吧!”
  “得了吧你!”

古风练笔4

文中有关七夕的习俗全来源于百科,还有我觉得明天又有一波粮可以吃。(对不起我所有的文都没有感情线,所以,我不产(这个懒人)

  “起床!起床!去买东西了!赶集!”我努力地叫醒那个努力把自己埋在床上的人。我也很绝望啊!“昨天是谁说今天一定要去买巧果和针线的!快起床!晚了就没了!明天吃你做的啊?”
  “啊~再睡一会吧就一会,你看现在天还没亮呢~我们可以晚一点、晚一点的。”蒙在柔软织物里的声音沉闷无力,想要通过一切方式表达她对被子的爱。
  冷笑。
  “呵,昨天我们就是上午去买的,然后呢?”我回忆了一下乞巧市的人堆人的景象,和某人发现要买的东西没货后信誓旦旦的说明天要早点来买的模样。
  乞巧市,每年的人都特别多。而且本身家离镇上就特别远,只靠走的话,天不亮出发才能正好在正午前回来。
  说真的我超级想浇壶水在这货脸上,但是被子最后还是我洗,还是算了吧。我凑近她的脸,深吸口气,蓄力:“不起来的话我就不帮你捉蜘蛛了。你自己去抓。”
  “不不不你不可以这样!”心心念念要讨巧的手残终于蹦起床,“好了我清醒了!走啦上路吧。”
  我打量了一下只穿着白色中衣的、脸色混沌的、头发乱成一团的大师姐。如果就这样出门的话我的脸会丢尽的。
  “去,梳,洗。”
  大师姐打了个寒战,风一样的冲去了厨房。嗯,挺乖的。
  不过还是想说,明明她完全不会缝补还乞什么巧。这种事情一般不都是我在做的么?

安多洛斯的晨曦设定4

希娜   希尔的姐姐,也是火源魔女。掌控着顶级的魔法,也是人类猎杀火源魔女后第一个组织魔女进行调查反抗的领导者。除了魔女们外知道她是火源魔女的人极少。不嗜杀,相反,喜欢着人类等一切事物。妹妹希尔超级重要(妹控),也知道一味的保护是不行的。正在组织其他魔女们调查猎杀的真相。明明不是炼器师但是却总是会有迷之高端物品可以使用。

外貌:身高176cm。深金色头发,过腰,大波浪卷,瞳色深蓝。出门喜欢穿繁复洋裙,另一种方法遮的严严实实(穿太多)。喜欢浅色系的衣服。常用武器是一柄半人高法杖(我想用工图把它画出来),上端嵌眼睛大小的透明宝石,通体玉质不透明暖白色主色调,掐金丝葡萄纹。


这位有cp了,但是cp不是特尔纳,不是希尔,她cp不会出场。恩,本文走没有爱情线,只有亲情线,友情线,师生情。

安多洛斯的晨曦 楔子

楔子

暗淡的月光将半屋照亮,地面上的鲜血覆盖了大半刻画在地板上的大型阵法,幽幽的白光从阵法中央的尸体上慢慢沿着阵的纹路流淌。偌大的宫殿中此时只有两个人,黑发的男子和金发的少女。片刻后,白光充盈了整个阵法,风在阵法上方产生、旋转、收缩,最后白光和风都凝固成一个小小的光点。少女把光点收起来,宫殿外面也出现了吵嚷的声音。

“走吧。”少女向外走去,“你要留下来也行,都已经结束了。”

男子冷漠的看了地上的尸骨一眼,头也不回的跟着少女离开了。身后空荡荡的宫殿里传来了发现尸骨的太监的惨叫:“不好了!摄政王殿下薨了!”

 

6年后

屋外清晨的鸟儿在开心的叫,屋内的希尔边吃早餐边问希娜:“姐姐,我想上学嘛。”这已经成为了希尔的日常,每天早上都要说那么一遍。平日里希娜也不理她,静静的吃着自己的早餐。

但是今天,是希尔的12岁生日,希尔问的更有底气一些了:“姐姐我已经12啦!我身体也没有过去那么差,自己上学都可以啦!姐姐你就让我上学好不好嘛!”

希娜微笑:“上学啊,你要上什么学?你现在甚至都还控制不了自己的魔力,上学去吓人吗?”她顿了一下:“不是我不让你去上学,而是无论是魔法学院和普通学校你都不能上。这样吧,你去镇上接个人,平安无事接到家我就让你去外面上学。”

希尔眼睛一亮:“最喜欢姐姐了!那你要我接的人长什么样啊?男的女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男的;不高,和我差不多;比较瘦削。你应该能一眼就判断出来的,是东方人黑发黑眼的那种。”希娜慢条斯理的搅拌着加奶红茶,“背着柄细剑,你可别惹人生气。”

希尔快速吃着早餐,含糊不清的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完成任务!”这个真是太简单了不是吗?!

迅速的擦完嘴,希尔冲向门口,拿起一个大红的斗篷就往外跑。“换衣服!不换衣服不准出门!”希娜的魔法和希娜的声音一样快,瞬间大门就被锁了。希尔见状只能乖乖上楼换上一身整齐些的衣服,斗篷也不拿了,这才能慢悠悠的打开门。

出门前希尔把头探回来问:“姐,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啊,什么时候到啊。”希娜的声音从餐厅里传出来:“上午吧,上午就能到了。你自己把他的名字问出来,不用骑马,不许使用魔力。还有外面冷,接到人后早点回来。”

“哦!好的!”这句话混在关门声里,显得混沌。希娜叹口气,指使魔法收拾好餐厅后慢慢上了楼。

书房的桌子上有两个水晶球,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小的发光,大的投影。希娜手一点,希尔的行踪就在书房中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书房的门上也出现了个地图,上面一个金色的点和一个白色的点遥遥相望,很慢的接近着。


安多洛斯的晨曦时间线

     流璃               特尔纳(冷晟)

1.  20岁    相逢     5岁(此时还是大世子)

2.  27岁                12岁 其母去世,次年其父成为皇,成为大皇子

3.  30岁                15岁 其父立后,后为火源魔女,再年皇后摄政,又称摄政王,国家自此开始衰败

4.  33岁                18岁 朝中不满女子摄政大有人在,一起密谋刺杀。流璃亲自刺杀,失败,皇后(摄政王)重伤,冷晟出逃,朝堂遭大清洗。


     希尔                特尔纳(冷晟)        希娜

5.   6岁                  24岁                       15岁    希尔重病,希娜不得已冰封希尔,然后出来寻找救治希尔的方法

6.   6岁(冰封中) 26岁                       17岁    路遇逃亡的冷晟,签订契约,冷晟从此改名为特尔纳。希娜和特尔纳的容貌自此不再长大。

7.   6岁 解封          32岁                        21岁   他们一起干掉了那个摄政王的魔女,希娜得到了来源于摄政王的额外的白炎之魔力,给了希尔,希尔自此恢复健康。

8.  12岁                 38岁                        27岁   希尔吵着要去外界上学,正文开始的地方,希尔和特尔纳的“第一次”相遇




??.17岁 希尔为世界不再崩坏自我毁灭。


ps:这文不该是西幻么

安多洛斯的晨曦 设定3

我忘记我有没有写男主的设定了orz

反正今天写的是某重要角色的设定,还有正文开始前的时间线(丫有本事写设定丫把故事写出来啊)

流璃 字陨沙 皇子冷晟的老师,仿佛什么都知道的人。冷晟母亲的请他教导,江湖地位曾经很高,带冷晟后退出江湖。冷晟一直以来的依赖。刺杀摄政王失败,当场死亡,时仅33岁。因为名字不详,当冷晟从世子成为皇子后就再也没有用过“流璃”而是改名为“流奕”。在朝中职属文官,但是单兵实力其实很强,冷晟的剑术完全由他教导。

外貌:身高177cm。常年穿青色衣服,遮得超严实的那种,腰间的挂饰玉环上方有个用绳子绑好的灰黑色立方体(材质参考硅单质),只有一立方厘米。与外人接触时不喜言笑,在冷晟面前是个喜欢装老师范的话痨。衣服下:腿处常年绑很厚的护腿,据本人说是有老寒腿,事实上是绑了两根金属尺子。左手小臂内处有一柄金属暗器。背上心脏对应处有个四角星形白色胎记(这玩意希尔也有)。善用武器是枪和剑,但是平日不带武器。据冷晟母亲说,他对斩马刀也很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