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笔尖

开学匿

如果我写了cp,那么你看不看的见它就随缘了。会因为太过自责删文。

果然还是瞎写最棒了

【萨指】星迷 2

ooc
星际机甲
男指挥使
接上一篇星迷
伊萨克依旧没有出场(

指挥使惊醒,全身都僵硬地寒冷着,唯独右手掌心烙烫般疼痛着。他慢慢地活动四肢,从睡袋中爬出来。出于节约能源的考虑,整个飞船只有驾驶舱开了恒温系统,空调也只有15度。

睡觉时好像做了什么悲伤的梦,指挥使飘在驾驶室中,揉脸调整情绪想,虽然醒来的时候全忘了,那种想要哭泣的惨然还是沉甸甸的凝在心底。不过在没有重力系统的太空里不能哭,自由的水珠浮荡在空气中容易被呼吸吸入引起窒息。

一窗之外,黑色的太空中充斥着不可见的宇宙射线和从遥远的地方落下的星光。指挥使把自己绑在了驾驶员的座位上打开飞船的操作系统。虚幻的光屏亮起,黑暗的小空间里出现了几个界面。指挥使调出剩余能源查看,就算不使用空间跳跃,三天之后自己连同这个飞船也凉的彻底了。

既然都是要死,死在哪里也差不多。他撤下红色的能源警告界面,打开地图。红色的光点离绿色的光点很近:从地图上看,猎犬直接撞入了星尘团,从里面撕开了一条直接通向这里的道路,而顶多再过十分钟,猎犬就可以离开星尘团,用各种远距离打击武器瞄准这艘小飞船。真不愧是圣星最顶尖的机甲啊,指挥使在内心感叹,暴力美学。

猎犬的AI进化程度比现存所有机甲的AI都要高,只有一条命令它必须遵守。指挥使不知道这条命令是什么,但是伊萨克肯定知道。猎犬想要主控权,所以它把伊萨克困在了它的精神网里。值得庆幸的是伊萨克是它的驾驶员,它不会对伊萨克做出伤害行为。

只是不会让他回到现实。

而目前唯二的、有可能把伊萨克拉回现实的人之一就在这艘快没电的小破船里。

小破船里的人也不是等着死的,那样指挥使早就死在了各种暗杀或者明杀之下了。他十指舞蹈般敲击着光屏,计算着猎犬最有可能从哪里突破星尘团。确定好位置后,指挥使把那里设为下一个空间跳跃的出口,能量输送、预热引擎。自己则快速的打理一下全身上下,确保尸体应该也是仪表堂堂的,把自己扔进了睡袋。

掌心的灼痛更加明显,指挥使低声自语。十天没有说过话,嗓子都像生锈了一般。沙哑的声音被空间跳跃扯的更模糊不清,混沌地消失于彻底黑下来的驾驶室。

黑色中出现了些许光。

指挥使睁眼,透过窗户看见那美丽的庞大的机甲上的光,和它上面黑洞洞的炮口预热的光。真是……威风凛凛的杀戮兵器啊,指挥使又一次感慨,只是它终将臣服于其主人的清醒。指挥使闭眼,连入了猎犬的精神网。

紫黑色调的网络结构无穷无尽,和正常的驾驶员接入精神网是链接、感知和控制机甲不同,指挥使和希罗看到的只是一串串的数据流构成的丝。丝歪曲缠绕的话,则是驾驶员和精神网的匹配度下降,驾驶员不能快速的正确反应处理从精神网获得的信息。这种时候指挥使就会帮忙整理精神网。

猎犬的精神网仿佛没有链接伊萨克的端点,只有上下两张无限延伸的网。指挥使随便找了个方向走。重复的行走是极为消磨人的意志的,更何况现在周围的景色一模一样,全都是紫黑色方格的天和地。

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精神不会觉得劳累。指挥使仅仅是一直走而已,再过不久就要死了,也许就是下一瞬间,也许还要再走一万步。在这里感知到的时间流逝速度和在现实不同,为了更精准的连入精神网不被弹出来,指挥使只有痛觉联系着现实中的身体。在名为死亡的疼痛彻底崩解精神之前,指挥使还能再走一走,也许就能碰见伊萨克了呢。

tbc?
在下一章开车和回忆杀之间犹豫不决

我要写be了我跟我说,我回答我说那我加点肉沫看起来更好吃。

【萨指】街角02

ooc

现代设定

双方成年

男指挥使

不接受请左上

周五,早上七点半,一辆货车停在街角的门前。店里正清点的指挥使暂时停下正在做的事情。迟到了一个钟的今日原料终于到了。

伊萨克早上有课,指挥使想了下在店门处挂好暂停营业的牌子,戴手套出去搬东西。开车送货的虎彻和指挥使是老熟人了,下车帮他打开移动冷库的箱门,看伊萨克不在,问指挥使:“你现在真的不打算做酒吧生意了?这么久都没进酒品了,雯梓上次说你现在不仅九点就打烊,连酒都不调了,她担心你是不是生什么病了。”

指挥使抱着两箱鲜牛奶跳下车:“我更改了经营方向而已,没有生病,以前的生活方式太不健康了,不养生。而且伊萨克不喜欢酒味,我也不喝酒,酒品就没必要再像以前那样进了。我会跟她说的,谢谢你们的关心。”

指挥使点完货物清单,快速地把需要冷藏的新鲜原料放入冰箱,倚在后门上笑:“雯梓亲自来当然会有酒。调酒只是变成了隐藏菜单而已,不是不调了。你想喝吗,我这里还有存货,按过去的价就行了。”

懒洋洋的青年语气轻佻,眼尾微微上扬,笑的久违的傲气。他从收银台下某个抽屉里抽出一本黑色牛皮封面的笔记本,推到收银台米黄色的桌面上,哪怕手上戴着的是棕色的工作手套也破坏不了那种自然流露的冷漠感。

虎彻连连摇头,出门往外走去:“不了不了,我还要开车送货,我送十次货赚的钱喝你一杯就没有了。我觉得你现在做甜品挺好的,惠民。啊对了,钟先生那边新进了一批茶叶,叫你下次去尝一尝。我先走了,明早见。”

“明早见,明天早上希望你不要迟到了啊。钟老板那边我会找个周末去的,跟他说我会带个人过去。”指挥使呼气,站直挠了挠头,自言自语:“没时间休息了,得赶紧开工。”又是一个阳光正直温柔店长了。

指挥使回头推门进厨房,门却意外的轻,一抬头看见伊萨克在里面打开门。

指挥使飞快的瞄时间,震惊的问:“额,你怎么在家…我是说,你今天早上不是有课吗?”指挥使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不过听到也没关系,吧。指挥使很心虚,悄悄的用身体挡住那个桌上的小本本,一边唾弃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怂,看就看,没什么不能看的,一边又不想让伊萨克了解到小本本记着的群魔乱舞的情况。

伊萨克回答:“老师上周说他这周到下周都要出差,所以课往后推两周,我上周回来的时候有跟你说。”沉默一会儿,说:“我早上也说了等会东西到了可以叫我一块搬。”他用谴责的语气又说:“我不是你要小心翼翼护着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我希望我可以帮上你的忙。”

指挥使看着伊萨克严肃认真的脸,差点就把“哎呀我没有把你当做小孩子”这种一听就在哄小孩的话说出来了。

伊萨克看指挥使不说话,接着说:“我现在住在你家,这里的主人是你,我不希望我的存在会让你为难。”伊萨克视线转到了那个和店里装潢气场格格不入的黑皮笔记本,轻轻的说:“你不想让我知道的东西,我也不会有好奇心。你可以不用为了掩藏什么过的太累。”

指挥使听着想:好正式啊,我是不是要回话“不,我的秘密全都给你看”这种表忠心的台词,还是说顺着他的话,霸总态“我的事情我自己已经处理好了,你无需多虑”太尬了吧,无论哪种都很尬啊。指挥使脑内思维风暴,外面表现不言不语。

好在伊萨克没有想等指挥使回话,进了内间,叫指挥使一起去制作今天要卖的点心了。

虎彻:25岁,男,单身,运送员。和指挥使有合作关系的指定送货员,指挥使平时的原料采买基本上都是他运送过来的,了解指挥使开店以来什么时候生意好什么时候生意差。为人热心,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指挥使的人脉基本都是通过他联系着。

指挥使18岁时自己开店,在学校旁边开了两年的咖啡店兼酒吧,年少轻狂的时候特别浪,咖啡店下午5点开早上7点关,要价还特别高。不过不仅仅是因为伊萨克才改成甜品店的,契机可能以后会写。

【萨指】街角01

现代世界观
男指挥使
双方已成年
ooc
不接受请左上

“街角甜品店里来了个很可爱的小哥哥,可惜小哥哥基本只在后厨帮忙,一般不出现在前面的店面。只有运气特别好的时候会看到他和店长一起坐着喝下午茶。”指挥使看到工作号的微信朋友圈里多了这么一条,下面还有一串熟客的点赞和评论,有求小哥哥照片的,还有奇妙的小段子。指挥使扑哧笑一声,在下面回复说,是过来帮忙的朋友。

然后把手机怼到正看书的伊萨克眼前:“主厨,有妹子对你感兴趣欸,要不要勉为其难发个自拍给店里增加点客流量?里面有几个妹子还不错,考虑一下?”

伊萨克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推开,接着看书。

指挥使拿回手机一刷新就发现自己的那条评论瞬间收到了很多回复,大部分都是要小哥哥微信号交个朋友的,还有吐槽店长金屋藏娇的。指挥使一个一个的打太极过去,说小哥哥沉迷学习,有自己的微信号就够了;对于“金屋藏娇”一说则是义正言辞的反驳说没有金屋小哥哥也不是娇,你们吃的甜点主体都是小哥哥做的,是重要的主厨桑。下面又一大片“哇会做饭的小哥哥求嫁”。指挥使扫了眼回复笑笑不再说话,放下手机去洗碗了。

指挥使进厨房后,伊萨克默默拿起这个工作号手机看了一眼,被女孩们的奔放度吓了一跳,甚至还看到一个标注性别为男的人也在排队型,又沉默的关上了。觉得自己果然不是很明白别人都在想什么。

指挥使:20岁,单身,男,街角甜品店店长。其实并不是很擅长西式点心,以前十分擅长鸡尾酒的调配,自从伊萨克来了后鸡尾酒等酒品就成了隐藏菜单,除此之外擅长冰淇淋和咖啡的制作,制作的老婆饼是店里的人气产品,甜点上的装饰也是他点的。不过做菜总是没有什么味道,被伊萨克嫌弃。

伊萨克:19岁,单身,男,大一新生,住在街角甜品店,顺便帮工抵房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是一丝不苟的优秀学生典范。五感敏锐,冲的咖啡很好喝。

二人都住在甜品店后间,街角在伊萨克上的大学旁边。伊萨克上大一时,赛斯介绍给指挥使希望指挥使帮忙照顾一下,于是雇主和雇员住到了一起。

tbc ?

【萨指】星迷

指挥使偏过头,代表星体的蓝点搅成一大团混乱的絮状物浮现在驾驶室里,代表这台小机甲的绿色光点和一颗红色光点远远地隔了一小团混浊的蓝色。

红色光点是前一阵子宣言与圣堂星决裂的伊思卡里奥手下最危险的机甲:“猎犬”。自己驾驶的这台探测飞船改造成的小东西甚至比不上人家的一根炮台。自从上次偷溜去找伊萨克结果被猎犬发现已经过了两周了,而进入这片混沌星域也有10天了,至少座位下储存的营养胶囊的剩余个数是这么告诉他的。

这里没有被探测,因为探测条件不允许,所有的星体都像在做超大规模的布朗运动,绝对的无序。脱离条件也为无,因为机器上记录的时间在进入星域的同时就已经不可作为参考。

11天前,与中央庭进行的最后通话时,得到了将毁灭级机甲猎犬诱入“迷宫”的任务指令。是指挥使不作为吉祥物的第一次任务指令,也是将当时指挥使周围所有高级战斗机甲全员撤出的撤退指令。

指挥使倒是对送死的任务无所谓,或者说,很开心希罗居然还愿意放他周围那群人一条生路,还有私心和伊萨克一起离开这乱七八糟的混乱场面而雀跃不已。
刚刚被追逐的那几天,指挥使周围的人都在找猎犬的标记所在位置,不然是甩不掉它的,指挥使安安静静地当他的吉祥物,哪怕他心里清清楚楚:他右手手心有一处烧伤的疤痕。

指挥使体质特殊,连入精神网的话可以提升战斗人员和机甲精神匹配度,什么都不做都可以稳定他们的情绪波动。因此指挥使出生开始就被中央庭发现并进行保护和重点照顾。同为体质特殊而能力值远超指挥使的希罗比自己要强的多,安托涅瓦一系却拼命的扶持自己。可是阿斗再怎么扶也只是阿斗,对抗不了希罗的,要自保还得一问三不知,乖乖当一个吉祥物。他连学习到的机甲操作都是老版的实物操作,学不到连入精神网的精神操作。

只是这次私下去接触唯一能够驾驶猎犬的伊萨克触犯到了希罗的底线。指挥使稍微对晏华他们感到有些抱歉,但是吉祥物也有想要成为自己的时候啊。仅仅是想要去见他,想要抱住他,也许连仅此一次都没有,是未完成的一次任性。

再次确认两台机甲的目前的距离遥远后,指挥使很迅速的从驾驶位下抽出一颗营养胶囊,强行吞下去。打开集光器储存少的可怜的星光和一些可利用的宇宙射线后,指挥使手动关掉了所有不必要耗能系统。在入睡前,指挥使抚着右手心的疤在想:伊萨克,你现在还是没法从猎犬的精神网里挣脱出来吗?

【萨指】夏日祭

ooc
永恒的七日之都 伊萨克x指挥使

“夏日祭?”听到指挥使提议的伊萨克冷着脸不再说话。指挥使是很认真的向他提出了这个他并不喜欢的休息方式。他本来也准备也很认真的拒绝指挥使。

然而察觉到他意图的指挥使飞快地说:“绝对不去人多口杂的地方!我们俩不参与庙会活动,逛都不逛。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坐在山坡上看烟花,就我们两个人,夏日祭的烟花很好看的,可以吗?”指挥使可怜兮兮地做出泫然欲泣的模样,看着伊萨克,好像他已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正恳求原谅,就差上手抱腿哭了。

伊萨克看着指挥使足足两秒没接话,很冷静的别过头去:“你用这套对我无效,还有把你藏在背后的那套衣服给我扔掉。”明明指挥使就是特意放到背后让他看到的,不说两句怎么对得起这份特“特意”呢。

指挥使立刻把衣服抱在怀里:“不行!这可是我去找赛斯去专门给你买的男用浴衣!夏日祭必备!就偶尔一起看一次现场的烟花表演也很不错的,伊萨克。享受一下美丽的夏日夜空,很漂亮的。”

指挥使眼里满满的都是期待,不知道是期待穿浴衣的伊萨克还是期待和伊萨克一起去夏日祭,也很有可能是在脑补和穿着浴衣的伊萨克一起逛夏日祭看烟花最后再做点什么。

“啧,别把赛斯神父扯进来啊。”伊萨克切了一声,伸手向指挥使要过那套浴衣:“别团成一团啊,衣服会皱的。”又很凶恶(指挥使:读作可爱)地瞪了指挥使一眼:“几点见面?见不到你或者你约了别人我就立刻回去。”

指挥使噌的坐直:“不会的不会的,就我们一起去,我绝对不会找别人的。你要不要在这里先试试这件衣服?这里还有双配好的鞋一起试试?”指挥使双手递过衣服,一手指茶几下面的小柜子。

茶几下面有两个小柜子,其中一个只放了一个鞋盒,和伊萨克浴衣配套的鞋子,另外一个里只有一个小瓶子和一个小盒。很不幸(对于指挥使来说是这样),伊萨克直接打开了装鞋盒的柜子,另一个柜子他没看。

“全套?”伊萨克一手拿鞋子一手抖开浴衣,很合适,他站起身审视指挥使,“你准备了多久?”
指挥使挠挠头:“也没有很久啦,只是觉得,你穿浴衣应该会好看,见面的时候我就这么想了。”
伊萨克安静地看着指挥使,看的指挥使浑身发毛,差点以为伊萨克有透视眼看见了另外的柜子里的小秘密。伊萨克转身进指挥使房间的洗手间换衣服,指挥使这才超轻的松了一口气。

洗手间里的伊萨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皱眉,慢慢地换着衣服,觉得指挥使刚刚那句话是诓他的,只是一件普通的浴衣,哪里来的很好看。

伊萨克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见指挥使举着终端很热切地盯着他:“我可以给你拍张照吗?可以吗!”深紫色的浴衣上打着颜色略浅的菱格花纹,很简单也不引人注目的款式,鞋子也换成了黑底浅紫鞋带的木屐。少年习惯性的微微低着头,听到指挥使的声音只是稍稍侧过身让他更好拍一点,说:“随便……你了。”
在马上就接连响起的快门声中,伊萨克往指挥使方向走了两步,问他:“很好看?”

指挥使放下终端一个健步上去,对伊萨克说:“你很好看。”

在伊萨克带着一整套新衣服回教会后,指挥使点开了赛斯的私信:“我今天晚上带伊萨克去夏日祭,会晚一点回来。等会他应该会跟你们说,不用担心。”指挥使独自一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摩梭着终端,屏幕上是与伊萨克的神器使界面。离和伊萨克约好的时间还有3个钟,离伊思卡里奥对伊萨克下手的时间,还有9个钟。能不能做出改变,能不能护住这名少年。指挥使低语着:“就算是绑在身边也要留下来。仅此一夜的美梦,也许会有成真的一天吧。”

指挥使的房间自带厨房,安总是来这里帮忙做早餐,但是并不意味指挥使不会做饭,只是做的没有安做的好吃而已。指挥使很轻松的做出了两个苹果糖,一个有点绿的和一个红的,用玻璃纸包装好准备在夏日祭上给伊萨克尝一尝。除此之外,苹果糖的苹果是穆娅应指挥使要求提供的附带有让人陷入美梦力量的特别品,两个都是。

伊萨克来房间找指挥使去夏日祭,开门的指挥使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菱格花纹的浴衣,却发现伊萨克并没有穿着浴衣过了。指挥使稍微有一点点失望,真的只有一点点失望地让开了门,对伊萨克说:“你要不再等一会?我去换套衣服。”

伊萨克摇头,拉住指挥使手腕说:“这样就很好了,走吧。”指挥使腹诽,你都不穿我为什么要穿,这衣服行动不便等会你跑快了点我都跟不上。尝试把手抽出来的指挥使发现伊萨克没有要松手的意图,开始脑补他们两人这样拉拉扯扯的去逛夏日祭,意外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伊萨克稍稍用力把指挥使拉出门,打算就这么走。“等等,慢点,让我先关个门啊!”指挥使被拉着离开房间,反手就带上门。其实伊萨克没有走太快,但是有些人总是给自己加戏,也许明天中央庭全员都在传并没有传言那么害羞的伊萨克主动邀请指挥使去参加夏日祭活动了。

指挥使放弃回房换衣服后,伊萨克就放开了指挥使。指挥使很迅速地向上握住了伊萨克的手。指挥使手上的纱布妨碍了两人直接的皮肤接触,隔着纱布指挥使也能感受到伊萨克手心的炽热温度。

“……放开。”伊萨克不自在的晃了晃手,纱布的触感让他想起指挥使向他伸出手的样子。他不敢用力,怕压迫到指挥使手上的伤。

指挥使很听话地放开手,让伊萨克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要多说几句指挥使才会停手。指挥使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去夏日祭的路上,安静的黄昏里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和慢慢趋于同步的脚步声。

伊萨克觉得此时的气氛很奇怪,非常时候说点什么。平时这种时候先开口的肯定是指挥使。现在指挥使一句话也不说,伊萨克不太清楚他在想什么。指挥使大部分时候都是很活泼的可靠人士,看起来和赛斯先生有点像,但是伊萨克直觉到他们的本质上完全不同。指挥使有些时候会不适合接近,显然易见的脆弱着,仿佛有人向他搭话他就会破碎。伊萨克不确定指挥使是不是又陷入那种快要消失的状态,还是这只是一个带着微妙的尴尬的场景。他没有贸然回头,等了一会儿,伊萨克问:“你手上的烧伤还会痛吗?”

后面其实只是在看着伊萨克背影发呆的指挥使啊了一声,反应过来顿了一下才说:“不疼了,还好,擦过药之后就不怎么痛了。所以可以牵手吗?牵手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得寸进尺。”伊萨克冷哼了一声,不理他,却放缓了脚步走到指挥使左边。指挥使很有眼色的悄悄拉住伊萨克的手,伊萨克这次没有再让他放开。

路的尽头是一片灯火通明的会场,由于指挥使的刻意磨蹭,他们在天都黑透了的时候才到达夏日祭现场。远远地能看到卖小吃的摊位前总有着大量人排着队,有些自认为枪法不错的人流连在射击游戏前,有家长带着孩子蹲在捞金鱼的铺子,买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网。

指挥使指向一边说:“这就是夏日祭主会场了,等会放烟花是在主会场外围放,我们去那边坐,不用去人多的地方也可以看烟花。你要不要吃点什么?”他得意地从衣带里拿出来两个苹果糖,却发现苹果糖上的糖有些化在了包装袋上。伊萨克看指挥使手上的糖,接过一根,看着指挥使微妙的沮丧表情又变成隐隐的高兴。

指挥使捏着另一根糖融化的很厉害的苹果糖,尴尬的耸耸肩:“我自己做的。”伊萨克看看手上的绿油油的苹果糖,再看看指挥使手上红彤彤的苹果糖,半晌才说:“我觉得可能不能吃。”糖,里,有,毒。大概。

指挥使表情瞬间变委屈:“你怎么能试都不试下就说不能吃呢!我们去那边山坡坐下等放烟花吧。那里人不多,去山坡上看烟花的基本上都是小情侣,没人会注意我们的。”指挥使意有所指的模糊了情侣一词,伊萨克也装作什么都没听清。

两人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青草柔软的带着白天的阳光的气息。指挥使开始讲起夏日祭会有的游玩内容,同时极力撺掇伊萨克尝尝自己做的苹果糖。伊萨克看着指挥使一下一下的舔着他那个苹果糖,并没有出什么问题,于是满脸不情愿的咬了一口他自己的那支。

味道还不错,他这么想着,慢慢靠在指挥使身上犯困。其实这几天他都很累,无论是区域解放还是巡查都一定会叫他,他在前面走,指挥使在后面跟着。指挥使也很累啊……他靠在指挥使身上睡着了。

指挥使用一只手扶着伊萨克让他倒在自己腿上。他还在一下一下地舔着糖壳,苹果却完全没有咬。他低头揉了揉伊萨克的头发,低声的说:“好好睡一觉吧,等放烟花的时候我会叫你起来的。”

end
(也许是名为世界毁灭的烟花

伊斯卡里奥身上除了白和黑就只有深蓝色,枪、手指上和耳饰都是深蓝的。在天主教中深蓝色是圣灵的象征。而且在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中,深蓝色是用于描绘圣母玛利亚的长袍的颜色。

(我只是发现没有人说这点而已……所以理论上,伊斯卡里奥应该不会实装,实装了也不会开染色...

2018,8月23日官方情报放出后,确认伊斯卡里奥会实装。来啊!染色啊!

...男指你很懂啊!
原来你这么懂的么!
我要对你下手了!
哈哈哈哈哈(男指:那颗子弹不给希罗也不给神了,就给你了
是艾露比的支线!

我用的比较熟的几个。

暴击套影装几乎万能的,谁都可以装备。

安:物理连发(好像物理没有神佑属性?)

塞哈姆:物理穿透(天之灵鹿弓)/连斩

珈儿:物理连斩

晏华:物理暴击

幽桐:物理崩解

克路诺:物理暴击(少年你技能组明明是奶啊!为啥是影袭啊!我还没有他,但是他的专属影装是暴击

初音:物理连发/暴击/穿透/崩解(伪·专属影装:克劳索拉斯),那个8000劵换的克劳索拉斯可以说是她的专属影装了(笑)没有初音不建议换克劳索拉斯。

白:法术暴击

钟函谷:法术暴击/连发(伪·专属影装:幸福花环)

爱缪莎:法术崩解(隐藏属性堆爆伤加成)不建议堆暴击...她的被动真的好神奇啊...不知道她到底怎么用,虽然万能但是也好看脸啊...(伪·专属影装:贝蒂斯。贝蒂斯爆伤加成和一技能配合被动...能打完的话,应该有晏华一枪的伤害吧...但是站桩输出真的是硬伤...)

安托涅瓦:法术连发

达尔维拉:法术连发(伪·专属影装:隐身帽)

璐璐:法术暴击/神佑/连发(感谢@赤oo雪☆路夕 的补充w)